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http://www.sure4pass.com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《老公嫁到》最新章节。

梅非也觉得自己有些多虑,索性就点了点头。

“好罢。你睡里头,我睡外面。”

陶无辛没有说什么,点点头表示了同意。

两人合衣躺下,吹灭了油灯。

梅非靠着床沿,却怎么也睡不着。

“陶无辛,你还醒着么?”

“唔。怎么,睡不着?”

“嗯。”她翻过身来,正好对上他幽亮幽亮的燕子眸,不知怎地喉头一涩,之前想好的问题也忘了个一干二净。

“你要问我什么?”

“呃?”梅非这才反应过来,想起了正经事。“陈大爷他看见了往树上涂硫磺的人,只要我们把他带回蜀地一指认,不就能把那些人抓出来了?”

“不错。”陶无辛眉头微蹙。“他所说的那个带头人,我大概也心里有了数。只要能把这个带头人指认出来,也就能顺藤摸瓜揪出那个主使。”

他的神情忽然有些苦涩。“只是主使者怕是地位非同寻常,父王他——罢了,先不想了。现在还不可打草惊蛇,待我们回到锦城,我便派些信得过的人秘密来接陈大爷过去。”

梅非枕着自己的手臂,看着他略带惆怅的脸庞,只觉得这个夜里的他似乎有些与平时不同的沉静,更加真实,也让她生出些想要探究的心情。

“陶无辛,你的体质为什么会如此特殊?薛幼桃所说的那个宿疾——又是指什么?”

她终于还是没忍住,问出了口。

他转过眼来看她,神情温柔,脸庞光洁如玉,唇形丰润。

一定是因为这月色太好,抑或是因为这周围的环境太特别,才会有了这样的错觉。梅非满脑子都是莫名的联想,甚至还有些难以言说的绮思。

她觉得自己有些不正常。

陶无辛却幽幽地开了口。

“想知道?”他兀地一勾唇。“让我亲一下罢。”

梅非一慌,扯动了手上的伤口,眼眶一下子便湿了,呲牙咧嘴地瞪了他一眼。

“别动别动。”陶无辛有些无奈。“别把伤口弄裂了。”

他将梅非的伤手小心翼翼地放到一边,自己凑了过来,一只手揽住她的腰。

梅非还要乱动,却被他紧紧抓住。“别动了,我这样替你稳住身子,你才不会压到伤口。”

相当冠冕堂皇又正直不阿的理由,正直到梅非虽然觉着这理由有哪里怪异得很,却也听话地没有再动。

他的唇在她的额头上方开合,口中的热气拨弄着她的头发,叫她心猿意马。

“我儿时生过一场怪病,每天一到亥时便头痛难忍,足足要折腾两个时辰才能罢休。身体也渐渐虚弱下去,差点儿就一命归西。”

这样的过去,他说起的时候却似乎淡淡的,仿佛那个差点儿死掉的人不是他。

“父王当时请了许多名医也未曾将我这病症治好。后来,我遇上了师父。我师父他是个高人,行踪神秘,医术和武功都很巧妙。是他告诉我这怪疾不是病,而是一种毒。”

“是他用三年时间替我解了毒,教我武功,还叮嘱我说既然有人存心要害我性命,不妨假装这毒未曾解尽,假装虚弱以叫下毒之人掉以轻心。解这毒需要以桃花香为引,故我在院中种了满园桃花,也因此落了个‘桃花世子’之名。师父他来去匆匆,故还将医术传给了微醺。”

“这么说——”梅非忽然觉得说话也有些困难。这么小的时候就被人下了毒,这是怎样的遭遇?“那个下毒的人,到现在还没有揪出来?”

“我虽有猜测,却奈何一直找不到证据。”

“这个下毒的人——跟这一次布局想杀你的,应该是同一个咯?”

“不错。”

梅非的心中百折千回。陶无辛虽然知道是谁屡次对他痛下杀手,却只能隐忍。那西蜀王莫齐呢?难道他就能坐视不管?

还是——她心中一跳。陶无辛说这人的身份特殊,难道正是西蜀王身边的重要人物?

她沉吟了一番,认为自己此刻应当安慰他。

“那个——陶无辛,你放心,这一次去西蜀,我一定会帮你把这个幕后黑手给揪出来!”

陶无辛轻笑一声。“好。既然有公主大人出马,自然是不必忧虑。这不,连证人都找到了。”

梅非扭捏了一下子。“我看你的轻功跟越凤派的路数有些相似,却更胜一筹,不知你师父是哪派的人物?”

“我也不知。”陶无辛摇摇头。“师父他来去匆匆,一身道骨仙风,像是个世外高人。他一直不肯说起自己是哪门哪派,甚至连行踪也不曾透露。”

“可惜。”梅非一脸神往。“不知道你师父跟我师父相比谁比较厉害一些?真想见见。”

“会有机会的。”陶无辛勾勾唇,朝她吹了口气。“再怎么说,他也得见见自己的徒媳罢?”

梅非瞪了他一眼。“不许胡说了。”

第一时间更新《老公嫁到》最新章节。

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+

最强的那个男人

**阁

我的工作是花钱

银都都

山月不知

雪菘蓝

腹黑丞相本红妆

紫之梦

嗅觉神探第一季豆瓣

落花独立

重生娇女风华

风紫凝
用户评论
友情链接